假文藝青年俱樂部官方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FLAT Club,全名為Fake literary & artistic teenage club,假文藝青年俱樂部
  • 426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五年又怎樣,無成又如何?



籌備達兩個多月的五年無成MiniConcert總算在11/12日當晚10點演畢最後一首單曲-亦是明年同名單曲EP的「曾經我們都快樂像個小孩」後正式落幕。當全場
掌聲響起、散場燈全亮,拔掉麥克風與吉他導線的瞬間,內心是如此感動著:我總算對自己花了五年光陰所埋首的由衷熱愛之事情有了形而上的交代。


回想籌備期間,忙上忙下忙進忙出忙內忙外忙到焦頭爛額,一度也懷疑過自己何必這樣傻地操死自己,又何必事事事必躬親?為何當初不把樂團簽給別人作,自己樂得輕鬆呢?一旦,想起樂團發展的一切決定是由我所定奪,團員們又如此信任我的決定,我便有完全的責任要讓團員們為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這個團所作的努力獲得應有 的回報與掌聲!在如是念頭下,還是繼續咬緊牙根忙著所有的大小團務安排。





打從企劃此一MiniConcert的構想與團員討論之時,吉他手Ian其實是強烈反對「五年無成」如此負面的提綱。經過我一番解釋理念想法後,大夥才更加能認同我到底想藉由這場不插電演出宣誓、訴說、表達些什麼。


乍看之下,
「五年無成」可能是自我解嘲,可能只是很單純地對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這個樂團當下現狀的陳述,也可能是對大環境的抗議。確實,有樂團圈前輩曾跟我提醒如是帶有抱怨意味的活動名稱是不好的、不討喜的、不好賣的...。我衷心感激所有一路上關心我們的業界前輩,並試圖與他們討論。而幾位前輩們,絕大多數,也都能了解我到底想表達什麼。





所以,到底為何我要將假文藝青年俱樂部組團五周年的紀念演出訂定如是看似明確其實又意味不明的提綱?


如果夠了解我,便曉得,音樂創作對於我而言乃是個人意識之表達、存在之證明、生命之延展。透過音樂,我試圖讓敏感的靈魂與時代對話、與大環境對話、與人心對話-我所重視的只有多少人願意真心傾聽,只要有一對耳朵在傾聽我們的音樂,與詞、曲、編曲甚或演出當下肢體表情背後的情緒語言產生心靈上的共鳴之時,獲得被了解、被認同的感覺,進而在音符中辨識出彼此乃是一世一會的知己,這方是我身為創作者最大的「成」就。


然後,世俗眼光總認為:一組「有成」的樂團應該是能賣出幾張唱片、被下載多少次單曲、被點選觀看多少次Youtube、每場演該賣幾張票、一場音樂祭能替主辦單位賺多少錢;或者,有多少人在其臉書粉絲團按讚、按轉錄。然而,我與我的團員們卻從來都不關心我們的各大網站平台有多少人按讚、下載、轉錄。甚至, 渠等發生在網路世界的數字對我們來說都是虛假的,只有那些願意與我們坦誠相見、真心傾聽彼此的聲音的耳朵
才是真的。


難道說我們真的完全不在乎票房嗎?如果我們在乎過,也只是在乎是否能打平南北往返的車馬費?能否能讓北中南各大場館與策展單位所為我們付出的水電人事費打平;或者,能否回收龐大的錄音、製作開銷。除此之外,別無他求-我們又不是專職樂手,也不靠音樂過活,更無須仰賴販售音樂、賺取活動費、爭取各大預算與獎 勵金去養活一家公司、一批團隊。





很幸運地,從2006年剛組團的篳路藍縷,到現在每場演出都有穩定的票房收入得以讓我們能繼續奔走全台,為北中南各大演出場館負責,也能繼續表演給各地樂迷聆聽,從中,找尋我們一直在找尋的耳朵。


「與其去附和市場的口味作流行品味的音樂,不如踽踽獨行走自己的路,像阿甘一樣,等著別人前來參與我們的隊伍。這是我身兼假文藝青年俱樂部的經紀人,經營這組樂團的理念與堅持。事實上,認識我的朋友都曉得,天性好歸納分析的我絕對比誰都深諳該如何操盤才能讓一組樂團更受歡迎、更好賣、更博得更多的掌聲。但是,我說過,假文青沒必要那樣(做)作-我們又不靠音樂過活,我們不必故作姿態把自己包裝成偶像,也無須進退得 咎,怕說錯什麼話、寫錯什麼歌、作錯什麼事導致樂迷消費群眾不再喜歡、不再支持。我們只想繼續作自己喜歡的事、演奏演唱喜歡的歌、表達我們想表達的意見、 參與我們想參與的活動。金錢收入只要能維持這組樂團的運作即可。至於名利?就留給那些想變大團的人們去爭取就好。


聽我這樣長篇大論的自白,還在誤解我們不過是在怨嘆為何組團五年了,還是無成?只是在抱怨為什麼大環境對我們不公平?為什麼樂迷都不買單?為什麼都不紅、 都沒變大的那些人們,難道你們還不曉得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這組樂團的可貴之處就是我們發自內心地真的不想紅、不想變大,不想被一群不是為了獲得了解、獲得共 鳴的閉塞耳朵而演唱;不想為一堆只想假裝青春、假裝快樂的貧弱心靈所演奏;更不想為那些希望我們更像國外樂團的壞品味而演出。至於那些希望因為聽了獨立音樂所以能變帥、變酷、變得自我感覺良好的孩子們,說真的,我們完全不想參與為反對而反對的遊戲。





假文藝青年俱樂部想作的,除了透過形而上的力量與有所共鳴的心靈產生對話,在茫茫人海中辨識彼此的存在,此外,就是鑽研、挑戰、質疑話語本身,撞擊出、提煉出屬於我們之間所能溝通的語彙,並創造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美學。


我常開玩笑地說:在台灣這個獨立音樂工業各環節殘缺不齊、分崩離析的環境生態,音樂好壞、良窳、深廣往往不是決定一個樂團市場規模「大」或「小」的關鍵; 有沒有更像外國現正流行的樂風也不是;有沒有拜碼頭、靠山頭、舔人腳指頭也不是。最重要的,是要比其他團晚下台領便當:能組得越久的樂團,當然越有機會變大、變紅、變成全台灣名稱不同但節目都相同的OOXX音樂祭節目單中最大Headline樂團。這在國外新陳代謝、汰舊換新極快,經常出現紅遍半遍天的工業環境中,絕對不可能因為你夠老、沒對手了、所以方能獨大的狀況。反觀台灣,為何會有此現象?在此,我並非在攻訐本地大團、質疑其成就。事實上,台灣各大獨立大團為其音樂表現、 為其美學表達,所付出的心血與努力確實值得獲得那樣響亮的掌聲。我真正想問的是:為何現在的大環境對於甫組團不到兩年的年輕樂團如此不公呢?握有資源的資深樂人沒有責任嗎?樂評(如果有的話)沒有責任嗎?甚或,樂迷沒有責任嗎?


話說回來,如果假文藝青年俱樂部只是因為玩了五年、十年、二十年,只因為其他同輩樂團都提早落幕、陣亡,因為失去了可敬的對手,才獲得如同資深獎般的憐憫認同,說真的,我們一點都不想要。所以,我說:五年又如何?
如果玩了五年,音樂涵養、格局、視野上無法有所自我突破、有所成長,五年、十年、二十年都沒什麼了不起。





所以,假文藝青年俱樂部組團五年又怎樣,被認為我們無成又如何?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還是會繼續這樣下去:繼續反對台灣政府將樂團補助金當成政績宣導的想法與 作法;繼續反抗只是在比較誰能動員更多親友,但與音樂品味無關的投票活動;繼續堅持都已經拿著西方樂器、彈著西方樂理,身為台灣樂團,實在沒理由不唱母語、唱自己的歌。更重要的,繼續反對被當成偶像崇拜-五年無成Miniconcert那晚我是發自內心的說:如果有一天,我面對不知為何而來的滿場觀眾, 那眼神、那吶喊只是因為把我們當成偶像而崇拜,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天,我就會解散假文藝青年俱樂部這個樂團。


我是如此認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