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文藝青年俱樂部官方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FLAT Club,全名為Fake literary & artistic teenage club,假文藝青年俱樂部
  • 426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曾經我們都快樂像個小孩》首波單曲〈我的附庸的附庸並不是我所附庸〉試聽上線


  去年,年末,我們作了一首新歌,名作〈再一個八拍〉,一首以傳統三件式樂器(鼓、吉他、低音吉他)編制挑戰電子舞曲味外掛後搖味的迷幻英搖曲。電子味加後搖味加英搖味加迷幻味?這是什麼古怪玩意?坦白說,創作前,我們也不知道會創造出什麼四不像的怪物,一開始,不過只是團員間的玩笑話:「最近國內外樂團大家都在搞舞曲化,蹦蹦蹦,樂迷都會買單,如果我們再這般鐵齒,不跟流行,逆向行駛,很快就會被市場淘汰了」。「不行,我們要堅持原本的曲風,跟什麼流行」。「不然,這樣好了,把舞曲、後搖以及我們原本的藍調、英搖與迷幻元素全都揉合在一起,然後,禁止使用Keyboard、合成器、Loop以及該死的MAC,看看能做出什麼曲風。」於是,〈再一個八拍〉就這樣的誕生了。

 
  怎麼會講到一首本次單曲沒有收錄的曲子?因為〈我的附庸的附庸並不是我所附庸〉就是在同樣的思考脈絡下所誕生的全新創作,差別在於這次我們更懂得如何用舞曲的外衣隱藏批判觀點的銳利。誠如各位現在所聽到的模樣,這是一首節奏感、韻律感、Groove強烈的曲子,確實帶有幾分舞曲味兒。但是,我們絕對不是真心想讓人盡興跳舞,甚至,壓根就不想讓人跳舞。於是,我們繼續叛逆地將那些毫不相干的英搖、迷幻元素融入其中,硬要讓這首曲子更不舞曲些。如此一來,反覆將不同音樂元素硬是撞擊在一起之後,就產生這首足以代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最新曲風的創作。


  「千萬不要停留在同一曲風太久,尤其是當有一首歌被大家喜歡,所有人都希望你每一場都唱那首歌時,我們就知道該做些其他的嚐試了」。我們總是這樣看待自己的創作,不斷挑戰自己,絕對不故步自封。

 
  剛剛提到,〈我的附庸的附庸並不是我所附庸〉是一首以舞曲外衣隱藏批判觀點的創作。關於歌詞,文字本身業已將我想談的某種正在發生且日益嚴重的現象講得很清楚,我想就不要解釋太多。你知道,我最討厭在歌曲表演前不斷解釋接下來這首歌要講什麼事情的主唱。畢竟,「文字寫出來,就不屬於作者的」。詮釋權屬於所有讀者、聽眾的!

 
  我還是要不斷強調:請作個有獨立思考與主觀美學的人!儘管在學習的過程中,必定曾有盲從、模仿的階段-就像所有偉大的畫家,起先,都得學著素描蘋果一樣。然而,何時能生成獨立思考的批判能力與主觀美學品味,這才是決定一個人的價值與獨特性何在。

 
  你的價值絕對不在於你認識了誰,聽了誰的音樂,與誰加了好友,按了誰的讚。

 
  同樣地,對我來說,假文藝青年俱樂部的價值不在於臉書有多少粉絲,被按了多少讚,一則訊息被轉錄多少次;或者,表演時,台下有多少聽眾,有多少歡呼,多少掌聲等,這些都不重要,我也從不關心,從不介意,我只在乎我們的音樂,我們的詞曲,是否能與我們尋找的那雙耳朵,那顆心靈產生形而上的共鳴,然後,認出我們是一生一會的知己。當你認出了我們,我們找到了你,假文藝青年俱樂部的音樂才有繼續存在的意義。

 

 

我的附庸的附庸並不是我所附庸
詞:Tzara  曲:Ian  編曲:假文藝青年俱樂部

 

懂或不懂
如果無法真心感動
不過是盲從
別急於賣弄

 
炎涼如風
言聽計從言不由衷
你說的光榮
不值得歌頌
 

認不認同
如果無法付諸行動
不過白日夢
不過是起鬨

 
別逞英雄
朦朦朧朧懵懵懂懂
你要的光榮
不值得歌頌

 
看清了所有自卑的面容互相吹捧
吹捧彼此的與眾不同
我的附庸的附庸並不是我所附庸
也許有天你也能想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